骆古池

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白玉】沙鸥

*be预警,虽然我觉得he


沙鸥


【Summary】每一只海鸟最后都有一处可以栖息的沙滩。


亲爱的白天先生: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极大可能已经离开了人世,但在死去之前我还是希望能和你有些交流。


大概在我九岁的时候,守护标记出现了——这说明你比我小九岁——在小臂上,所以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当时我并不清楚这个黑色的logo代表着什么。但我师父告诉我,这是你一生要守护的人的标志。到今天为止,它已经伴随我整整二十年,我希望再写完这封信后它还能陪伴我更加长久。


你也知道,人一生中要有一个守护的人,而代表对方的标记会出现在某个身体部位上,除非对方死去,而我们的使命就失去保护他/她,不让自己的标记消失,否则会十分痛苦。一开始我觉得很荒唐,又不得不每天紧盯着那玩意儿,总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消磨殆尽了。但是有一天我师父把你的照片给我看,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小而且可爱——对不起,如果你收到信的时候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也请不要在意我的措辞,这是我第一次去形容别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你一生都要关注一个人,而那个人只知道有你存在,但是并不会认识你、了解你,听起来浪漫又诡异不是吗?有人管互相守护的人或者相互认识的守护与被守护者叫命运的宠儿,还有一些步入婚姻殿堂的,可以说是灵魂伴侣了。不过这种情况是极其少见的,所以我也不指望自己能遇到,更别提咱们的年龄差这么大……以及关于我,我也是男性,不知道和你这样说你会不会反感:我认为人如果一出生就在沉浸在被守护的幸福中,那是非常美好的。


话又说回来了,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化成灰了(不过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死掉)。首先,很难过你遇到了困难和生命危险,我也想和你说一句抱歉,毕竟以后你的性命再也没有人可以担保了,因为我已经做到最好了;其次,你不需要愧疚,因为我们的命运既然被这样安排,那么我们只能顺从,我已经在你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于是此生无憾。


你的未来也许也会遇到这样的抉择——痛苦还是死去?千万不要认为所有人都是自私自利、为了让自己更轻松一点而选择替代被守护者离开,他们不仅仅是相信宿命,更信仰它,他们的生命中有一个支点在此,岂不是能活得更好?


我的童年不算顺利,父母离婚很早,我一直跟着母亲生活,直到我八岁的时候她在床上服药离开人世,我也没能为她分担什么。从此我跟随着师父,但是这件事一直都是个阴影,我曾经也起过和母亲一样的念头。但是你出现后,一切在慢慢好转,因为我知道一旦我死了就有另一个孩子的安全不再有保障了。


守护我的人没有来,可能他/她想要活下去,可能他/她已经走了,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责怪他,因为生命本身就是自己的权利。而我为你付出生命也是我的自由。


如果以后你也遇到了抉择的时刻,请不要慌张,仔细想想我说的话,想想你的本心,到底是什么吧。


对了,我叫玉霄,很高兴能守护你。今天是我二十九岁生日,如果你能祝我生日快乐就更好了。


希望你守护的人能一直好好的。



                                                 玉霄

                                2019年9月19日


守护人协会来收敛白天的遗物的时候,发现了这封信。信纸很老了,似乎来回折叠了许多次,却没有很多少皱痕,旁边的信封一个上面贴着邮票,看起来年头够久;另一个是崭新的,应该一直都有换。


蛋糕上的蜡烛已经熄灭了,蜡油混上巧克力,歪歪扭扭地写着“祝你八十二岁生日快乐”。


协会负责人的收件箱正静静地躺着白天的邮件,那上面写着:“……我按照他的意愿活到七十三岁了。他走的时候你还没出生,所以我不明白守护的意义,但是今天我终于想明白了,你还年轻,于是我选择救你,也不枉此生。”


【FIN.】


碎碎念:是关于更新里那句“护你周全,至死方休”的一个原创pa。

玉霄付出生命救了白天,白天在被救前是没有被守护人的。他收好了玉霄的信,每年为他过生日,玉霄在写完信后不久就走了来着。

白天最后救了自己守护的人,他认为这样的做法应该是玉霄认同的。

世界观大概是被守护人遇到生命危险标记会剧痛,守护者可以选择是否赴死,不赴死标记就会变红消失,精神世界会很痛苦。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