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咕池

中宵明月映水面,环绕古池久流连。

某赤姓队长重拾往昔点滴

京都夏天是很热的,但良好的教养让赤司征十郎西装革履。向来是别人迁就他,但事实上他何尝又没有在尊重别人呢?

母校的活动持续不久,校长简单说了两句就开始开玩笑“今天真热呢,我觉得我的裤子和我已经融为一体了” ,台下一片嘘声。

赤司在校的时候校长是个严肃老头儿,最喜欢干的事情是在午饭广播室公开批评,篮球部还有几个人中过枪,当然其中不包括赤司。后来那个老校长去哪儿了呢?赤司也不知道,他们没打过几次照面。老头儿很老,皱纹皆可作沟壑。他可能退休了,也可能……走了吧。

洛山。

不是最热血昂扬的年代,但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点:在这里他发现原来朋友做对手也是如此优秀,原来我也会失去胜利……原来我也会爱。

他抚上左手无名指。银制指环已经滚烫,正在阳光下熠熠发着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