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咕池

中宵明月映水面,环绕古池久流连。

王先生和王先生共同的亲人

一个段

王也拿着一百元钞票发愁。

再怎么说这也是北京,没有微信支付宝寸步难行之地,然而杀千刀的自动售票机不接受红色毛爷爷。

无所不能的王道长被难倒了。

“哎,小兄弟,您能破个零儿吗?”王同志揪住一个小伙儿。小伙儿个头挺足,打扮酷哥,但是裤子衣服难得中规中矩,王同志很中意。

“对不起啊……哥,我这是一卡通......”小伙儿转过来。

王也被一大一小两只眼吓了一跳:“卧槽,你不是小王妈的儿子吗?!”

小王妈的儿子也吓了一跳,一卡通掉地上了。

王也小时候住在大院儿里头,管王太太叫妈,隔壁张太太叫张姨,对面张太太叫小张姨。

后来王杰希他妈搬过来,他就想:“我妈是王妈,那那位一定是小王妈吧。”

小王妈就叫开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