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古池

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一篇肺腑之言

至草绿:

自入风情圈,已经过了一年左右。这cp很冷,现在还好,去年这个时候tag还一穷二白,只有摄影师的作品。自风情cp出,缓慢有人入圈,有人写文。tag更新之慢令人发指,常常两三周划不出更新。

难过的我发了一篇讨文博客。

讨文只是一时冲动,心虚之后就想删。没想到很快,tag里就有了新文,名曰《解得风情不可说》。

在此之前,就有眼熟您的id,似乎是评论还是关注推荐,有篇文评,颇为入骨,“以为妙绝”,情姑娘之名传开。

tag更新速度还是不可同今日语,却有些进步。

吃粮吃得很高兴(在此一提,此粮是您的那种高质量粮,并非我之粗糠),我默默粉上了草绿。而《解得》完结后,竟又有新产出。

我没想过这是我懒癌的开始,当然这更是tag兴盛之初。

您更文之快令我惭愧,毕竟我是个开坑不填还拖梗的坏学生。而不久之后,我见识到了何谓一人撑起一个圈。

风情不是主cp,也不是什么热的衍生同人,最冷的时候扔个炸弹无惊鸟,刷tag只有摄影和远古老粮。而您的读者是风情圈的新生,您也为这个圈注入了新活力。

您当得起那句“有...在的圈,就不会冷”。

冷圈里不ooc,文笔妙,剧情好,字字珠玑之笔者。

当之无愧。

风情有幸有您。

而我有幸能做您的读者,做您的迷妹,兴奋地把头像换成您给我写的字。

《解得》为始,持厚爱而无绝。

2018.6.29


 @心期瑶草绿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