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咕池

中宵明月映水面,环绕古池久流连。

【风情】500fo点梗改版:与猫共舞(下)

【风情】500fo点梗改版:与猫共舞(上)

个人文章整理


世界观同《夏秋之交》

【顺便踩雷预警:风信有子,离异】

【红心蓝手评论三件套,求!!!】

 

(下)

 

7

 

风信以前很不理解那些萌宠博主为什么每天都要晒不下五次的猫,现在他明白了——

 

因为猫好吸啊!

 

慕情平时性格有点别扭,这会变成猫了更加傲娇,常常在小鱼干前扭过头去,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风信走远了他就左看看右看看,确认大傻个不在旁边就赶紧吃两口。

 

风信躲在茶几后面,感觉多年来离异老男人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等等——不对?他可是你朋友啊。虽说是损友,但是也不能出现譬如好想撸一辈子这种想法吧······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还不如没有的结论:没关系,撸一会儿是一会儿,爽完再说。

 

8

 

一天晚上,慕情秉持着猫的本性去钻风信被窝。暖气开得很足,可慕情不想在窗户边上挨凉受冻,于是就决定去找傻大个温暖一下自己。

 

他们也不是以前没睡过一窝。早在高中的时候他们出去野营,风信没带蚊帐也没带野外驱虫剂,一时间什么毒什么害找不着地儿下嘴,就往他那去。他打滚到半夜终于认输,向蚊帐势力慕情低头。慕情冷酷一笑:作。

 

作就是作,风信也认了。慕情问你怎么不去找谢少蹭地方啊,你不是嫌弃我吗?风信郁闷地说,谢少那边有个不知道哪来的乡下小子,非得说怕怕要和哥哥一起睡,可能他比较有亲和力吧?我不找你找谁啊。

 

慕情翻了个白眼,非常不满地转了个身。风信闻到淡淡的玻璃绿瓶花露水味,一瞬间心旷神怡。

 

慕情的头发很软很黑,而长时间的曝晒让他的脖子跟脸比起来不知道白多少。风信在花露水味儿里迷迷糊糊地想,这就是夏天来了全身多个色号吧······

 

9

 

猫慕情很有闲情逸致,没事了就跳进风信怀里,用尾巴上的毛扫对方。风信喷嚏一个接一个,还是十分乐意被骚扰。有的时候慕情高兴了,舔着舔着自己身上的毛就会顺便舔风信两下,算是特别恩典。这时候风信先生就会完全忘记自己已经奔三并且有了个孩子——他自己就像孩子一样快乐。

 

谢怜给风信打电话,风信沉迷撸猫,接通电话还不忘吸两口。谢怜对这种状况十分无奈——他一边顺着腿上花城的毛一边说:风信啊,不是我危言耸听,这样下去慕情工作怎么办啊?

 

风信这才想起来,慕情的手作视频已经很久没有上传过了。猫并不心虚,该吃吃该喝喝,可把铲屎官愁死了。最后风信毅然决然地上了慕情直播间,开了直播。

 

猫脸出现在屏幕上,很快就有好多弹幕:“天啊玄真老师终于回来了!!!”“等的我好苦!!!!”

 

紧接着猫脸消失,风信手疾眼快地把主屏幕调出来。弹幕“???老师养猫了???”“哇狂吸——————”“为什么老师的猫也有一种贤惠气质(跪)”“前面的,那明明是傲娇!”

 

慕情的桌面是一张年代久远像素奇差的老封神榜姜子牙。这位太公正在笑,手拿打神鞭背上插着招魂幡,笑得十分猥琐,旁边绿字白框“佛”。

 

风信:我是该吐槽这奇怪的佛道合一还是该吐槽这诡异的审美亦或是这并不恰到好处的护眼色?

 

作为游戏主播,他不会缝荷包。于是他很敬业地开了慕情电脑上也有的那款游戏,很认命地新建角色,玩了起来。

 

粉丝们不明所以:之前玄真也直播过打游戏,为啥要新建角色?

 

随后他们惊呆了:我去,这个新手村npc不是号称不打三十次绝对过不去吗?

 

风信认命地在信息编辑栏里敲下一行字:其实攻击胯下就好。

 

弹幕疯了:这他妈是我们温柔贤惠的玄真老师吗,为什么会有这种诡异的微操???

 

10

 

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风信才缩进被子里。慕情毕竟不是纯猫,作息同人类,就尾随风信一起钻了进去。

 

难能可贵,人没吓一跳,猫没号叫。他们俩平时针锋相对,忽而有一人换了个形态(尽管萌了不少),于是就两边都佛了起来。

 

风信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猫,慕情呼噜呼噜地,最后趴在他胸口睡着了。

 

梦里的风信是游戏中的神射手,同时也是个大力士。慕情不知去了哪里,他和谢怜流落街头楚楚可怜。忽然一个戴帽子的人站在他面前道:“表演一个胸口碎大石,我给你100万。”

 

风信眼睛一亮:土豪!

 

他连忙说,是一百万人民币啊,不能通货膨胀那种——要不然你给我支付宝转账?

 

戴帽子的人十分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说我给你买金行了吧。赶紧的,要不然一百万就飞了。

 

风信连忙表演胸口碎大石。不知为什么他平时表演都很顺利,这次石板怎么都裂不开。他就跟谢怜说,你使劲砸!谢怜觉得这样不好,会不会有内伤啊。

 

“你使劲砸!都没饭吃了!”

 

于是谢怜十分使劲,石板突然变得很沉。风信觉得呼吸困难,抬眼望见那人帽檐底下的眼睛——

 

和眼前这双眼睛一模一样。

 

“我操了!!!!”风信大叫,不顾寒冷掀开被子。眼睛的主人一丝不挂,打眼冷冷地瞧着眼前人确认自己浑身上下衣服完好无损。

 

“我又没日你。”最后慕情缓缓开口。

 

风信一句“我操了”噎在嘴里,也不知道是吞还是吐,只好头也不回地去给他翻箱倒柜找衣服。

 

“你还是做猫好!”

 

慕情闻言忽然笑了笑:“说这么心虚的话,也不怕夜长梦多。”

 

11

 

风信:嗯???你他妈说清楚,怎么夜长梦多?

 

.

 

<FIN.>

 

所以请诸君为信哥解释一下,怎样夜长梦多。

 

又完了一个坑!

 @片羽吉光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