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古池

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南北文化交流大会

白嫖许久交个党费
我流哏都青年许副队


每次去北京对江波涛来说就是一场煎熬。

不仅全队南方朋友水土不服吃不好睡不好,而且常常在微草和蓝雨迷之“北上广”之间的中间地带挣扎,可谓十分辛苦。

更别说,北京爷们儿段子手级别和广州小哥什么都能吃的胸怀,让轮回楚楚可怜。

江波涛说:好说,咱们起码比他们帅。

一阵唉声叹气,有人小声说咱们只有队长,一人拉一队,真真的一人战队;有人说,你看别家有cp粉撑着,正主一言不合就发糖,这才有同人创作的动力嘛。

江波涛自诩对于汉语十分有研究,但真就是没听过同人这个词,赶紧上百科搜了搜。结果十分可观,还给他一个RPS同人创作排行榜,他进去一看差点吓得退出去,默默为荣耀教科书叶修先生到了一声节哀——他要被多少人摁着…啊?

榜单有前30名,他翻到一小半的时候发现了“周”,他往后一看,“江”。

……!

微草副队长许斌凑过来:“江副看嘛呢?”

江副一脸难以置信,把手机给许副队看。许斌看了一眼,瞬间满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江波涛:emmmmm。

由于副队更换太快,微草当家队长王杰希基本和RPS绝缘。许斌觉得这是个好事儿,起码可以嘲笑一下对面同人重灾区蓝雨。于是不懂得民间疾苦的许副队说:“放心吧您,小闺女都知道嘛不上升真人的啊,别怕。”

南方朋友不知道闺女在北方方言里是啥,惊讶地看许斌:没想到微草竟然如此父爱如山。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