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古池

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叶王七夕】早起三光


其实早就解禁了但是我忘记这回事了所以正好中秋我鸽了,把这个扔出来充数……




《早起三光》

那年微草客场三零一,打完比赛两队例行公事要客气客气,无非就是你请我吃一顿我说真不错,有xx市的风味罢了。

但也有个别,譬如说战队经费不够队长自掏腰包的情况,不巧杨聪就是那个冤大头——他刚贷款买完房,愈发财迷,连个正阳春都请不起。

杨聪把王杰希从宾馆的床上薅起来,一边催他洗漱一边说:“……你是职业选手,怎么还没个好习惯?老话说得好嘛,早起三光,晚起三慌......”

王杰希瞪着一大一小两只惺忪睡眼:“现在才五点一刻。”

杨聪:“......再晚就排不上煎饼果子了。”

那时候时值第六赛季,微草战队队员个个意气风发,偶尔五点钟起一次也无法奈他们如何。只是王杰希从此养成了早起排早点的习惯,就算之后俱乐部下面开了个711,他还是会多走一段路去早点车排队。

虽然杨聪品尝了那边早点后大呼不值。



叶修退役之后彻底蜕变成了个社畜,好不容易有个假期还是上面下来指令,重走长征路,旅行的颜色非常适合兴欣。魏琛听了烟都没叼稳:老叶啊老叶,你也有今天。

这次的旅行是冯宪君找他见面谈的,说没办法,本来想找王队的(他看着就是个正直青年),结果你父亲一听说就要你来,我们也没办法啊……这个旅行前半部分有拍摄,辛苦你啦,小叶。

叶修说:“不辛苦,为人民服务——那个,王杰希还来吗?”

冯主席说,不来啦,他有事情的——你答应了啊,我就说我没看走眼,小叶真是好样儿的。

叶修:……

不情愿归不情愿,虽要说他也是个初中毕业政治都没及过格的人,但好在在军属大院里熏了一身怎么也去不掉的正能量,意外挺根正苗红,靠着多年熬夜的技能终于在八月份之前做好攻略,带着零零散散几个被各战队推出来的“小红军”踏上神圣的文化苦旅。

后来他说,这是一场命运的邂逅,是革命爱情。


杨聪又当了回冤大头,队里小辈一个个都无几声名,联盟还想写几个新闻宣传一下,自然不能请几个没有名声的新人公费吃喝,他只好亲自撸胳膊挽袖子上阵,于是本来单核叶修的队伍变成双核。杨聪说,叶神啊,多多指教。

叶修说,客气嘞您,咱哪儿能见外啊。

微草出来的新生代是刘小别,小伙子很有活力,看见叶修就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远离众多同龄人来到杨聪这边。杨聪慈爱地看他,觉得自己也就年龄上压小将一节了。

刘小别开始叨叨:“杨前辈,你说有他那样的吗,没事儿整天往微草跑,队长还让他用电脑上游戏,每天来虐我们……”

杨聪一愣。

在金沙江前他忽然想起来,之前王杰希给他发的信息。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洋葱在吗

王不留行:杨聪

风景杀:say

王不留行:洋气了啊你

王不留行:我觉得有个人暗恋我

风景杀: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老杨洋气了啊

风景杀:?!!!!卧槽????

风景杀:终于有妹子对你出手了吗

王不留行:他好像是个男的

风景杀:我就说你怎么可能没妹子喜

风景杀:卧槽????

王不留行:这两天他每天都来我们俱乐部,缠着我说要去楼下711买早点

王不留行:我告诉他我习惯好去早点摊排队

风景杀:不是老王

风景杀:他好像是个男的是什么鬼

风景杀:王老师您重点不对吧!!!!!

王不留行:哦,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暗恋我,所以用好像

王不留行:行内人

风景杀:不会是老孙吧

风景杀:别啊,乐乐怎么办啊

当时的杨聪真的害怕了,害怕之事有二,其一王杰希多年单身狗居然要有出头之日,我要是再不脱单是不是老了;其二孙哲平不要张佳乐了吗,怎么会跟王杰希搞到一起。

反正他没想过叶修。

刘小别继续道:“……我都怀疑他暗恋队长了。”

杨聪:卧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你想什么呢

风景杀:哦对不起啊

风景杀:别是冯主席要潜规则你吧

王不留行:我觉得老年人不喜欢缺陷美

风景杀:你自黑真给力

风景杀:要我说都这把年纪了谈什么恋爱

风景杀:赶紧结婚吧

此时的杨聪还不知一语成谶为何物。


走到延安的时候叶修说,咱们玩两天也该走了吧。偏偏一群小辈平日都是只网络交流的主,根本听不懂叶修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徐景熙硬邦邦地说,别吧,我还想吃biangbiang面来着。

叶修面无表情:“你想吃biangbiang面?去西贝就有。”

但是饿了一天的人忽然被这句话勾住了馋虫,非得要往西安走,叶修拗不过去便答应了。

大巴车开得不是很稳当,叶修被一阵颠簸给颠醒了,才发觉裤兜一直在震。手机是联盟配的,他还没用熟,看见来电人是王杰希手忙脚乱地瞎按,结果不下心挂了。

叶修又手忙脚乱地拨回去。

电话接通,他还来不及说什么,那边便响起了王杰希的声音:“什么时候回北京?”

声音有些慵懒沙哑,明显刚刚睡醒,配上窗外沉沉的傍晚天色却让人有些困倦。叶修心头一动:“怎么,想我啦?还有个几天吧,你对家奶非得去西安。”

王杰希笑了:“算了,不着急。”

叶修:???

王杰希不急,叶修急了:“没有,我不是!我真的过两天就回去了……”

但王杰希简单一句“回见”,电话就挂了。


杨聪这会儿正在呼呼大睡,就算他就跟叶修隔了一个过道儿也没听见惊天八卦。尊享导游vip——一人霸占俩座位的叶修松了口气,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叶神,你跟王队谈恋爱呢?”

多年荣耀教科书被吓得差点魂魄出窍,只见戴妍琦的笑脸散发出八卦的光芒。


大概第七赛季那会儿,叶修由于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过得不太好,嘉世客场微草输了,队里凌乱士气低迷,他作为队长也不知是该沉默还是愤怒,第二天一早大家坐在酒店自助餐厅心照不宣地谁也不开口,冷气氛凝成了一股绳,把旧日的王朝捆得严严实实的。

叶修受不住这气氛,叼着烟冷着脸就走出去了。

“绿水青山”了那么多年,北京好歹也不五米不见人了。叶修吞云吐雾理所当然地污染北京雨后的空气,觉得烟味儿混着泥土味儿还挺好闻。他好久没在这个城市的人行道上徒步行走了,马路牙子上都竖了栏杆。

地上忽然有些油污,油条的味道飘过来。

叶修其实饿了,毕竟撂脸是有饿肚子的代价的。但是他一没有手机支付宝,二身上五毛钱没有,就是个穷得连叮当都不响的穷光蛋。他站在人群里咽口水,不知道在人家微草的地盘上声称自己是叶修有没有用。

“叶修啊,你还想吃霸王餐?”他心想。

他于是掉头回走,决定不多待。这时有个人也走过来,他“哎哟”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

“对不起对不起……”

“嚯,小王来啦?给你留了鸡蛋灌饼和凉皮儿嘞。”

叶修抬头,那个刚停下脚步的人,赫然是昨天他们对上的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王杰希皱眉问。

“我不知道。”叶修茫然,“我就走过来的,北京跟以前不一样了。”

王杰希过去排队,叶修抓着救命稻草似的死死缀在他后头。王杰希说:“……你没吃早点吧,你要吃什么。”

叶修:!

叶修:“嘿嘿,杰希大神儿,我跟您一样就得了。”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甭想,这边一灌饼给我优惠价还五块六呢,你就吃油条吧。”

就这样,在温软南方熏陶多年的叶神和他优秀的对手肩并肩,一边灌凉风一边啃油条,悲伤地觉得自己快要水土不服了。

王杰希把他领到俱乐部下面的cafe,二话不说直接找个沙发坐了,用眼神示意叶修往对面坐。叶修听话地坐下,一口豆浆一口油条,生生吃出了饿了三天的可怜模样。

王杰希说:“你们不是住的商业区吗,那边有你们杭帮早点,吃不惯酒店怎么还跑这边儿来了?”

这边儿,指微草俱乐部附近老城区。

“可能是闻着味儿……闻着你的味儿?”叶修啃完最后一点油条,“老王还有吗,我一定还你钱。”

“我呸,老不正经的。”王杰希面不改色,起身去服务台,“王姨,来碗面。”

“好嘞!”

叶修:“这不是咖啡馆吗?”

微草战队的队长又坐下了:“今天我们食堂阿姨负责,我饿了经常找她要吃的。”

“老王,没想到你在吃的方面还真是接地气,”叶修感慨道,全然没了早晨的脾气,“我还以为你早饭要吃牛排配彩虹蛋糕呢。”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面已经端过来了,还嘶嘶冒着热气儿,叶修跟王姨道谢,用筷子戳了戳飘在汤面上的油星儿。

“还挺香。”他赞叹道。

王杰希说:“王姨是陕西人,爱放醋,可能有点儿酸,你就和一下——给我来两挑。”他从旁边摸来一个碗,伸手从叶修的大碗里夹了又粗又长一大绺,提溜到一半掉下来,面汤跳到叶修眼睫毛上。“哎呀。”

“抱歉,你帮个忙,夹一下。”

微草战队队长将胳膊伸得笔直,面条蒸出来的热气碰到白花花的胳膊上,又分散开来。叶修看见对面的人的眼睛里映出了面和自己。

叶修应言拿筷子怼面条,来回捣鼓好几下锲而不舍的面终于断了。他把筷子放进嘴里,从中吮出一点酸甜的味道。

嗯,是温暖的味道。

是恋爱的味道。


叶修说,咱们去吃长安大排档吧。徐景熙不同意,他说叶神啊,你来这儿吃跟西贝一样的餐馆?你为什么不去世贸天阶吃啊。

叶修大惊:“你怎么知道世贸?”

按理说徐景熙是个外地人,应该不甚了解——就连他叶修也是上次缠着王杰希去看电影才知道这个地方的。

守护天使人畜无害地说:“我们在北京比赛的时候王队跟队长他们去逛街,我也跟着了啊。”

叶修:!!!

他非常自觉地忽略了“他们”二字。叶修一直把喻文州当做他潜在情敌来看的,不——他看了一眼杨聪,三零一的队长正在给臭豆腐付钱——这小子也是,他们所有人都是。王杰希那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

可是我希望王杰希喜欢我。

“……所以,叶神,”叶修终于回过神来听徐景熙说话,“我们去路边小饭馆吧,我还想吃三不沾来着。”

一场旅行让一个南方孩子彻底蜕变成西北大汉。

最后他们在一家外面摆着大写的“biáng”字宣传板、叫做“西北味道”的饭馆落座。小辈们叽叽喳喳地看菜单,叶修打火机怎么也点不着,心情不太好,说:“别吵啦注意点儿你们形象,文明旅行啊,好好点菜。”

刘小别说:“我们不大声也不行啊叶神儿!”

后面一个酒瓶咣当就倒在地上,那桌一群赤膊抑或大背心的老爷们儿爆发出了一阵笑声,中间有个人说:“杰希啊,拿了世界冠军,真是厉害啦!回来带二舅上上分!”

坐在中间唯一一个正经得穿着T恤的年轻人说:“我打荣耀,不是手游。”

“嘿嘿嘿,都一个样儿!我们以后叱咤战场就靠你了,哈哈哈!”

先是叶修跟打火机斗智斗勇的手不由得一顿,再是刘小别站起来:“队长!”

王杰希羊肉串掉桌上了。

“杰希熟人啊——来来来,老板,拼桌儿!”

“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王杰希走过来问,故意没看叶修。

“哎大眼儿,怎么这么问呢,不欢迎我们啊?”叶修偏要接话。

杨聪更加肯定了之前那个想法,立马挤一个大笑脸:“没嘛,景熙说是要尝尝地方风味嘛,就来了哈哈。”

王杰希:“哦。”他看了眼坐在桌子那边的徐景熙,徐景熙肉眼可见地挺直腰板,僵硬地朝刘小别靠近。“我知道为什么……你们每天都对他朝拜了。”他小声对刘小别说。

“徐景熙你几个意思!”

“叶修。”王杰希突然出声,在被叫到名字的人耳朵里这一声平淡的呼唤从嘈杂的环境中跳脱出来,让他心里怦怦直跳。

他站了起来:“我在这儿呢。”

“到外边去,我有话跟你说。”



天幕给小饭馆前面的几步路都染上了蓝灰色,远处的繁华区灯火刺目——有点像那天的北京,叶修心想,新老相隔不远,却是两个世界。可王杰希站在矮矮小小的旧城里,却鲜活得要命。

“我不介意你抽烟。”还是对方先开口了。

“不用不用,我这也点不着了。”

于是两个人又像很多年前一样站在街上闻着饭味儿灌凉风。“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叶修问,“老冯说你有事儿。”

“回姥姥家,顺便相亲。刚才那都是我舅舅。”

“相亲”俩字儿把叶修给噎了个够呛,他半晌才说:“你成了吗?”

王杰希看着他不说话。

“……我只想确认一件事儿,叶修。”最后他终于说。

就好像有什么突然坍塌,露出下面一点喷薄愈发的期待。

“你说。”

叶修不经思考地脱口而出——是他想的那样吗?结果会和他想的一样吗?

他还是在王杰希再次说话之前道:“不对,这种事儿应该我来,让你来说多不好意思……”

“不是。”王杰希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你不希望我相亲成功——我是说,你真的喜欢我对吗?”

叶修楞了一下,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问题,他刚想说话,王杰希便继续道:“不管我是不是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后会不会天天在一起、父母亲戚是不是支持祝福、跟战队的时间比跟你多、愿不愿意去国外结婚……你都还喜欢我,对吗?”

时间就好像忽然静止了,“西北风味”地霓虹灯兀地亮起来,颜色变化着闪个不停。白天的余温从地底传到叶修的鞋底、袜子、脚心,经过小腿、有点肥肉的小肚子……最后到他的舌尖,心头。

“我喜欢你,王杰希,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或者结不结婚家长支不支持,还是加班跟战队不腻歪什么的,这不影响我喜欢你。”

“我觉得咱俩在这儿遇上就挺巧的,就是缘分嘛。但是这个告白不是很正式啊……你要是还能接受的话,我回去再给你弄个有玫瑰的……”

“我接受。”

“???你说什么?”

“我说我接受,”男人回答道,“我接受你的告白,下次有玫瑰花儿还是等结婚吧。我相完亲跟我妈说了,有人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不巧我俩都是男的——她虽说有点生气但还是同意了。我也打不了多久了,不会泡在俱乐部,以后时间也还长。我堂姐夫是德国人,他说愿意在那儿帮我们操办婚礼……”

“等等老王,”这回换成叶修打断他了,“你都想那么远了?——不是,那个,要是我没说,没说喜欢你,那你……”

“那我就追你,等到你喜欢我。”思路清奇的魔术师说,“叶神儿小瞧我了,追人谁不会啊?”


第二天早晨,杨聪见鬼似的看见王杰希和叶修从一个门儿里出来,叶修脸上挂了俩黑眼圈,王杰希倒是很抖擞。

“早啊,两位。”杨聪小心翼翼地说,“怎么,叶神儿没睡好?”

“不是,他太兴奋了。”王杰希平淡地说,不着痕迹地弓了弓腰。

杨聪:……

“那什么,恭喜二位了,那怎么还起那么早啊?”

王杰希一脸不错你真识时务的满意表情,说:“不是聪哥说的吗,早起三光。”

对了,聪哥还说过,煎饼果子最精华的不是煎饼,就跟粉蒸排骨重点是排骨一样,煎饼果子的重点在馃箅儿。

——所以,亲叶修,抱叶修,亲亲抱抱谈恋爱都不是重点,叶修才是。

王杰希也是。

【fin.】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