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池kaeru

我寄人间雪满头.

我已经打脸了

不想看到双玄!地风!黑青!骨科!娘娘!风师!水师!黑水大佬!贺玄!师青玄!师无渡!
这样的词汇!
虐死我了!
看到我!
请赞美容容!
将他歌颂为上帝的圣光!绿帽星的救世主!

之前鼻烟壶要不要打上戚容和贺玄的tag呢?...

我大声呼喊!
我黑青没崩盘!
但是!
我现在!
只fo容容!
他是我的!
你们都不许!
跟!我!抢!

别打我我真的好想哭啊

不管发生了什么我还是坚定黑青双鬼不动摇啊啊啊啊———

顺便,我也是打过地风tag的人,但是我感觉,我现在....
如同邪教成员一般....
靠靠靠靠靠为啥大佬和明仪是一个人——!


【默默吸容
【默念容容事不关己我就骂你八字真经
【我好想哭啊

【知乎体·安雷】爱上死对头是什么感觉?

ABO设定,雷总视角。

 

66666赞,666回复

 

F.Ray,纪实摄影师

 

这个题目对于我来说是很合适的了。

 

高中的时候我成绩不错,但是天天逃学——就是那种跑到外面去结识社会小团体喝酒撸串、明显是政治思想课本反例的那一种学生。我这么干了两年倒是没有被老师抓着,可是他是风纪委,据他说他从高一开始就盯着我了。

 

很平常的一个周一,我很平常地准备翻墙。正当我爬到学校的墙头时一个声音响起来:“R,你要去哪里?”

 

我当时差点没tm的掉下来,幸好在外面混久了有点子功夫,转头一看,他穿着校服的白衬衫胳膊上套着个红袖标气势汹汹地盯着我。我气的要命,就跟他说:“不用你管。”

 

当然他没有听我的,他...一把把我薅了下来。现在想想,没有直接一头扎进灌木丛简直是万幸。

 

这就算种下孽根了吧。之后他下学我带着小弟围过他好几次,不过他也挺能打,我当时比现在怂,没敢往死里打,而且毕竟他也是个alpha,信息素一出来老子就怕【没错我是o】

 

后来因为家里的原因叫我出国,我就没在国内念大学。家里准备让我在国外一口气念到博士,结果我硕士念了一年就跑路了。跑路一时爽,跑一阵儿才发现身上的子儿都不知道花在哪了,卡家里头也给冻上了。结果当时我刚从英国跑到北欧,只能靠给人家拍照印明信片赚点钱。说实在的,那点钱在挪威真心活不下去。我在卑尔根租了两个月的房子就交不起房租了,结果没办法就跑到博德。毕竟我在国内也是个北方人,总觉得自己不怕冷,吃了半年海鲜,因为没有特别厚的衣服,只要不是晴天就出不了门也就没法拍照,最后受不了了,就给他发邮件。他倒是不计前嫌跑过来把我接回国来着。回北京我看见西红柿鸡蛋面就跟看见了天堂一样,后来我有好久没吃过鱼虾,一看到虾脑就恶心。

 

他就给我找了个给小区物业处拍住房和小区照片的工作,还叫我住他家里。当时我俩心里都不太舒服。

 

我之前带着小弟欺负过他表弟表妹——虽然我不知道。他表妹是个a,表弟是个b,那妹子也挺猛的,但没有他打架厉害。我逃学什么的也就是青春期叛逆,家里一直想让我继承家业,结果我看漫画看得有点走歪路,总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不甘于只当富二代的男主角。现在我们当时那个小团体也解散了,他们都找到好工作了,要是没有他我估计我现在就算回国也是天天跟我弟兄们能在一起欺负小学生【你们别学,千万别学】

 

我给一个小区拍了一年照片,人家楼里头住满了,我就被打发了。然后他跟我说:“R,你现在有点钱了,是不是该搬出去了?”

 

我迫不及待想搬出去啊!当然想啊!但是我还是准备跟他挽留一下,于是我说:“等我找到下一个工作。”

 

他说:“哦。”

 

然后我就去了腾冲——你们别问我为什么不好好在北京待着,我只能说我高中追求自由的心还没死。腾冲是个很漂亮的地方,但是你们要知道云南那边是很乱的,走私毒 品的很多。

 

所以老子差点就在那挂机了。

 

我在当地的向导是个比我年轻一点的小伙子,他被一群人教唆吸毒来着。我当时还不知道,他带着我跟那群人去赌石。说实在我干赌石这事儿还有点天赋,结果那群人就说我怎么厉害怎么样的,找机会叫我抽那玩意儿。我靠,老子又不是弱智儿童,好歹也有点常识,你那tm是香烟老子就是个alpha了好吗?不过我也没说啥,就说我不抽烟。

 

好家伙那群人就跳脚了...当时他们就是把我的按键诺基亚给抢走了,直接把我给捆在一个林子旁边。他妈的,那群人的头儿是个缅甸人,说中国话都不利索,还拿个刀子比着我脖子。我都还没准备报警就要被灭口,当时我就开始后悔怎么没好好呆在北京。

 

反正我在腾冲大概没消息有3个月吧,他觉得不对劲了【他早就该这么觉得了】

 

我好像没说过他是搞计算机的吧?他黑了我电话和电脑,知道我在腾冲。电视上报道这边在缉毒,他就觉得我有危险。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就带了一台电脑和一部手机,钱包里除了机票身份证和500块什么都没带。

 

结果他还没到那伙人就被抓了。他们身上没什么特别厉害的武器,一人一只手枪还有一把刀子,有的还是水果刀。警察从他们那缴了几包罂粟壳还有一点鸦片。

 

警察不知道有我这个人,他来了就报警说我不见了,警察才从我那个向导嘴里问出我在哪。当时他们把我给扔在一个林子旁边的小木屋里头,我当时差点被灌了罂粟壳,卧槽,现在想想脊背发凉。我三天没吃东西,就喝了一点水,他们再不来我就升天了啊。我出去之后给那个毒瘾小伙子拍了一组照片,那应该是我拍的第一组纪实照片。

 

对了还有谁记得我是个o?当时我不在发情期,所以身边没有抑制剂,云南那边有药用的菜多,包括提前发情期的。结果我就是吃了个饼子,一开始还没什么,到了北京时候在回家路上就腿软。

 

后来发生什么我就不用细说吧。

 

后面就是感情磨合期了。他没好好干自己的程序员,而是去美国读博士。那边stem人才待遇不错,他在那边用小软件赚几个钱,然后整个人都投入到研究室里面。他在G公司实习了一年就回国了,说要做自己国家的机器人。我也没说什么,每个月发情期他在就靠他他不在就自己吃药。

 

我把给杂志拍照的工作辞了之后就去了非洲,在撒哈拉沙漠转了转,差点没渴死,赶紧跑到雨林区【这也说明我对雨林的心理阴影已经消失了】。在那边有一些很不错的土著,我给他们照相之后才发现我不适合人物也不适合自然风光,还是适合纪实风格。

 

他虽然是搞科学研究的,但是很浪漫,有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比他现实——他最喜欢阅读的书目总是童话,而且像罗尔德·达尔那样的血腥童话他不会读的,他最喜欢王子公主骑士这种。有时候我觉得他会尝试堂吉诃德的行为——他有多喜欢我,就有多喜欢塞万提斯。

 

我们俩一年见面很少,算不上恋人,但是他是我的alpha,我是他的omega,但是我们也不是纯粹的炮友,又不是朋友。

 

去年的2月14号我准备赶飞机去芬兰,他在机场里把我拦下来给了我一束玫瑰花,我天,我还能想起当时还有半个小时登机。他跟我说带一束玫瑰去心情会好。我跟他说你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知道啊。他说。

 

然后我就亲了他一口。

 

我大概就是这么爱上他的。

 

——————————2017年10月1日更新——————————

 

取匿?不存在的。评论区里都猜出来我是谁了,我干嘛要取匿,反正我之前没用过知乎,你们也找不到我的id。

国庆我还能在哪里?当然在北京。今天早晨跟他去看升旗,差点被挤死,我趁机拍了两张,结果相机差点掉到地上。

 

——————————2017年10月3日更新——————————

 

我天,这种id都能被找出来......厉害厉害。

换alpha?对不起,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打算,以后也不会有的。我跟他过得很好,下周我跟他一起去澳洲,他给大学生讲课,我照相。

 

——————————2017年10月11日更新—————————

 

目前坐标堪培拉,下一个目的地悉尼。我准备这次拍一些牧场的片子。还有,求偶遇不是这么求的!你们可以去学校听他讲课。

 

——————————2017年10月13日更新—————————

 

谢谢捧场,但是不要对他照个不停,再帅也不是你们的。没错,坐在最后一排绑着头巾看着跟混混一样的是我。

 

——————————2017年10月17日更新—————————

 

昨天取匿了,发现这真是失策。不要让我的邀请页面再出现这些奇怪的问题了:

有一个中二恋人是个什么感觉?

被英a救o什么感受?

和恋人异地恋是怎样的?

 专业问题还是可以提问的。

以及,他不是中二病,他只是很可爱而已。

 

<fin.>

 

【风情·论坛体】死对头突然发 情了怎么办 4

1  2  3

Attention:【cp】风情;官配、桑溟、聂瑶、晓薛、黑青双鬼;【魔道、渣反】人物出没;ABO设定 【本章cp】风情、黑青双鬼、忘羡

 

《旧日煌煌》【花怜向同人歌】本来是瞎写的题目,但是这首歌我闲的没事写出来歌词了,所以正在筹备做同人歌x然后歌词看这里(并不是最终版):我就是可爱的《旧日煌煌》

然后这是同人歌交流制作群号:484398537

 

 

 

 

 

——

 

91L 匿名

 

玄真大大出新歌了!!!!

——

 

92L 匿名

 

我靠真的吗?青鬼和玄真合作!!!此生无憾!!!太——开心!!!

——

 

93L 匿名

 

刚刚从隔壁音乐版面溜达回来,那边已经炸了

我靠靠靠玄真大大这首新歌

——

 

95L 匿名

 

Emmm这里本站小新人,玄真和青鬼是谁啊?

——

 

96L 科普君

 

科普君报道!

玄真和青鬼都是本站古风区人气唱见,排行榜前面就是他们的歌哦x

他们俩的风格不太一样呢x玄真的歌一般只需要一两件乐器伴奏,都是比较舒缓的歌谣,他的声音也会让人感觉很安静;青鬼和黑水合作,一般出的都是一些比较历史向的(要么特别燃要么特别虐)emmm反正歌词什么的据说都是青鬼本人上手(所以很容易撕逼的歌词啦)

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合作

——

 

97L 匿名

 

我靠我要炸裂了啊啊啊!!!

玄真大大第一次尝试戏腔吧——青鬼大大第一次唱这种意犹未尽的清唱吧——

 

毫无违和啊啊啊啊

 

顺便正一下楼,话说楼主去哪里?跟Q道歉了吗

——

 

98L 扫地的让开

 

我刚刚有些急躁了,现在想一想他貌似没做错什么啊。

我其实有点生气他之前从来没告诉过我们他的性别。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他英a救o的时候很多,一人单挑四个alpha不在话下的,所以一时间没法适应。

我努力改变态度吧。

——

 

99L 匿名

 

Lz蜜汁苏啊,这种沉稳的感觉,我要沦陷为迷妹了。

——

 

100L 匿名

 

卧槽!Q他是个o?!!一人单挑四个alpha?!!!作为一个真·alpha感受到了一种不知名的恐惧

——

 

101L 一轮半月

 

Q他也是很牛逼的好么

还有他救的omega就是我qaq

——

 

102L 匿名

 

一把抱住半月小天使x

突然感觉Q这种人活得挺艰苦吧qwq

——

 

103L 匿名

 

不过就算是o装a也不该脾气那么差吧......说话酸死人

我肯定不会选择那么一个o的

——

 

104L 青灯夜游V

 

我也是tm对ls呵呵了,o也不会看上你这么挑三拣四的a

——

 

105L 一轮半月

 

666ls我记得你好像也不喜欢Q吧x还是说作为一个装不了a的o十分敬佩Q?

哈哈哈哈哈哈嗝

还有 @黑水沉舟V @青灯夜游V @西南玄真V 辛苦了x还有我貌似在楼里发现Q了,Q你换个id会死吗?

【还有还有黑水大佬我是你迷妹啊啊啊新的曲子好好听

——

 

106L 匿名

 

半月小天使黑水大佬已经有人了!快到姐姐怀里来让姐姐好生疼爱你!!

——

 

107L 匿名

 

笑看ls抢小天使不说话

——

 

108L 匿名

 

为...为什么玄真大大直播还不开摄像头啊

——

 

109L 匿名

 

Ls是不是被新歌圈粉的新人?放宽心习惯就好,玄真大大到现在为止就直播过3次,第一次静音看他写歌,第二次黑屏听他练歌,这次他开着屏幕开着麦已经很好了啊

 

——

 

110L 夷陵老祖V

 

貌似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帖子 @三毒圣手V 师妹师妹你看

——

 

111L 匿名

 

Woc捕捉楼上大师球!!!

——

 

112 匿名

 

啊啊啊啊老祖我要跟你表白【含光君不会追杀我的hiahiahia】

顺便嘲笑一下111楼的楼层数

——

 

113L 我是你日天洋大爷

 

不楼上你错了,含光君不仅会追杀你,还会把你大卸八块的x

——

 

114L 三毒圣手V

 

...... @夷陵老祖V 你tm还乱逛帖子,快去练谱子!

——

 

115L 匿名

 

本站最直的唱见和他给力给气秀恩爱的御用伴奏的日常x

——

 

116L 匿名

 

哈哈哈哈楼上真相x

——

 

117L 匿名

 

墙都不服就服你x

——

 

118L 一轮半月

 

诶我跟你们说哦

我觉得lz和Q能在一起的

Lz去Q家了,他要去道歉诶

还有这里有一段他俩之前吵架的录音,你们可以听听有多凶残【骂人的绝壁是楼主,冷嘲热讽是Q君】

【神仙吵架.mp3】

——

 

119L 匿名

 

听完了!

卧槽一言难尽!

男神音吵架听起来是一种享受啊!!!!

【还有电脑放着玄真大大的直播这边手机放这个真的是两边男神音同时洗刷】

顺便Q的声音有点耳熟?

——

 

120L 匿名

 

卧...卧槽?刚才玄真大大有事结果直播间没有关麦...

他...他tm跟熟人说话,他tm竟然竟然是个omega!!!!????

卧槽?!

 

——

 

<tbc.>

 

论古池爬墙经历

我原来是个刘白党,迫于冷cp压力吃了元白(这是第一次
我原来是个风松党,屈服在了大佬的淫威之下,成为了狮松
我原来是个盾铁党,屈服在了太太的淫威之下,成为了all铁党
我一定会继续爬墙的x

我有那——么喜欢王道长!

(假装自己能行)(花怜相关)想搞同人歌有大佬吗

就是打算自己一群同学无偿瞎搞...还没有曲子,mv制作还没想过没有画师没有唱没有乐器什么都没有,歌词待改

《旧日煌煌》,写同人写出来的产物

旧日煌煌

满室珠气宝光
美人美酒共享
良宵秋月
照见桂花黄

边关美酒成佳酿
都城深宫宝玉藏
皇极观中身心养
除浪荡

半月关上水一汪
回忆起 杜衡香 仙乐动四方
望如今 如残将
瘟癀伞下走狗 你怎笑意扬

温柔乡
花妖媚语 让他心动荡
金身得守
却不知谁叹谁失望

八百年 未相忘
三千明灯
只为一人亮
(间奏


旧仇不能忘
以这般身态
有何颜面于世上?
旧日煌煌也不过
虚假幻象

只可惜
珠光暗淡 美人也成他人妇
金身神像 也只是过往

(最后两段
(戏):
你可还记得那旧日煌煌
万家灯火也缀满边疆
你与他相遇在高墙上
只一眼便约定不负韶光

(清唱):
今日非昔比
人走已茶凉
年少轻狂唯愿万古流芳
都城风瑟瑟
神殿也成荒
煌煌不再哪还有你英姿昂扬